聆听空城の余音

a团黄担迷妹一只,cn余音,欢迎勾搭

Y2 理智与情感(完结)

我觉得这有可能是我最喜欢的一篇文了 看到现在qwq

会爬树的猫:

15.


樱井翔站在阳台上抽烟,天空很阴沉,感觉快要下雨了。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决定还是现在就出发去机场接从洛杉矶回来的二宫和也。


他们最近有一点小争执,在关于二宫和也要不要去参加小原婚礼这件事上,樱井翔坚持要他去。二宫和也一开始也没有异议,结果第二天他给小原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不去了,樱井翔不高兴的点是他应该先跟自己商量而不是擅自打电话给小原。


二宫和也对于他使用了擅自这个词也很不满说再怎么样这也是我的事情,我打电话告诉他不去了有什么不对。


樱井翔说但我居然是收到小原发来的邮件才知道你不去了。


二宫和也当时边低着头打游戏边说我不是想着回家来再跟你说吗,谁知道你就一个电话气势汹汹打过来了。


樱井翔一把抽走了他的手机说你能认真对待一下这件事吗?


话出口后樱井翔就有点后悔,二宫和也怎么可能不认真,他往往越是认真就越是喜欢表现出不认真的样子。


“好啊。”二宫和也抬起头看着他,语气平淡地说:“那就认真地告诉你,我不去了。”


说完他拿过手机站起身进了浴室,很快就响起了水声。


樱井翔坐在客厅里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也站起身进了浴室。


二宫和也泡在浴缸里拿着手机打游戏,樱井翔脱了衣服走进去,捏着他的下巴吻他。


从嘴唇一直吻到脖子,二宫和也刚开始还无动于衷,渐渐的就发出了呻吟,用仅存的一点理性叫道等、等一下,等我把手机放过去……


后来两个人还没来得及再谈一谈这件事二宫和也就去洛杉矶出差了,每天都累到崩溃,有一次晚上回到酒店给樱井翔打电话打着打着就睡着了,樱井翔很过意不去地给他一个叫艾伦的同事打电话拜托他去看一下二宫和也,怕他醒来感冒。


艾伦是二宫和也关系最好的同事,他拍了一张二宫和也拿着手机倒在地毯上睡着了的照片发给樱井翔说你不愧是我们公认的模范男友。


 


樱井翔下楼的时候被开花店的老板叫住,老板养了一只猫,前段时间猫突然不见了,他急得到处找,刚好碰到下班回家的二宫和也,帮着找了一晚上终于找到了猫,从那天起就和他们熟络了起来。


老板说他的猫又跑到对面去了,想让樱井翔方便的话帮他看一下店,最多五分钟。


樱井翔本来就出来得比较早,五分钟根本不会耽误什么,他看着老板飞速冲向对面,又飞速冲了回来,手里抱着那只调皮的猫。


樱井翔在店里随便转了一圈,选了几支花,老板坚持不收钱,把花包好后大雨就降临了。


路上很堵,赶到机场没等多久二宫和也和几个同事就走了出来,他们看见樱井翔比二宫和也还要兴奋,集体向他挥手,十分壮观。


和同事道别后,二宫和也走到了樱井翔面前说不是说好不用接的吗?


“我怕你在路上睡着了。”樱井翔伸出手把花递给了二宫和也。


“……你这也太夸张了。”二宫和也接过花,看了看发现是三支蓝玫瑰。


“楼下那个老板的猫又跑出去了,他去找的时候让我帮忙看一下店,我就顺便让他帮忙包了几支花。”


“又跑了?找到了吗?”


“找到了,就在街对面。”


二宫和也一只手和樱井翔牵着,一只手拿着花,有几个路人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还笑着对二宫和也说花很漂亮。


二宫和也脸有些红,小声对樱井翔说:“我看上去会不会很傻?”


樱井翔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说你看上去很可爱。


 


两个人在外面吃了晚饭,走到家楼下的时候二宫和也突然停住了脚步,樱井翔顺着他的目光往前看,有一个少女站在路灯下看着他们。


“……宫本……小舞!”二宫和也惊讶地叫出了声。


“Nino.”她笑了起来,对着二宫和也挥了挥手,然后视线就看向了一旁的樱井翔,和他牵着二宫和也的手,脸上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


比起之前在札幌,宫本舞穿衣打扮的风格改变了很多,没有大浓妆,也没有穿吊带短裙,脸色很疲惫,不像以前每次见面都觉得她精力旺盛,难怪一开始两个人都没有认出她来。


她拒绝了上楼做客的邀请,说有朋友在酒店等她,要马上过去,二宫和也看了看时间对樱井翔说你送她去吧。


“不用了,太麻烦你们了。”宫本舞连忙摆手道我自己过去就行了,不远的。


“不麻烦,他本来就要去前面的超市买东西,你就让他送吧,不然我们也不放心,现在很晚了。”


二宫和也说完就跑进楼,关上了单元门,樱井翔被他这种幼稚的行为逗笑了,转过身对宫本舞说你住在哪里?


 


酒店的距离确实不算远,没有必要开车,樱井翔就陪她坐地铁。


两个人一直保持着沉默,走了好一会儿宫本舞才看着远处的高楼大厦说上一次在札幌,樱井桑送我去车站,那时候我还以为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你是和朋友一起来旅游的吗?”樱井翔问道。


宫本舞点了点头。


“会待多久?”


宫本舞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举起手数了数大厦上亮着灯的楼层说樱井桑和nino看起来很幸福呢。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其实那时候酒吧里好多人都看出来了,我实在是太迟钝,还一直苦恼要怎么告白。”


“对不起。”樱井翔诚恳地说。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少女的脸上有着活泼的笑容,“就算当时你这样告诉我我也只会觉得你是为了拒绝我找的借口,可能还会更受伤呢。”


走进地铁站,没等几分钟地铁就来了,宫本舞坚持不要樱井翔再继续送,说我朋友就在地铁站等我,看到你会误会的。


樱井翔只好作罢,宫本舞上了地铁,关上门的瞬间她突然大声喊道:“樱井桑!一定要一直幸福下去啊!”


 


樱井翔回家的路上顺便去超市买了一些快用完了的日用品,提着袋子走进家门就看见二宫和也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居然没有玩手机也没有打游戏。


“怎么坐着发呆?困了就去睡吧。”


樱井翔换了鞋转过身,二宫和也抬起头,眼睛发红。


“哎呀怎么了宝贝。”樱井翔连忙走过去抱住他,“不会又是看了什么电影吧?”


二宫和也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声音沉闷地说道:“你把她送到酒店了吗?”


“送上地铁了,她不让我继续送,说朋友等在地铁站,我想应该没问题吧,我有给她电话号码,让她和朋友见面后告诉我一声。”


话音刚落樱井翔的手机就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下说她到了。


二宫和也拿过他的手机,看着宫本舞发过来的信息眼睛又红了。


樱井翔这下真的被他吓到,捧着他的脸问:“到底怎么了?”


“小舞她,是特意来见你的。”


“什么意思?”


“她得了很严重的病,手术的风险很高,但她还是决定要手术,做之前无论如何都要来见你一次。”


“……”


“我刚才看到她就一直觉得很奇怪,她肯定是专门找光酱打听了我们的地址,既然都来了为什么又要马上走,我实在放心不下就打电话给光酱,他是说漏了嘴才被我知道的。”


“……”


“光酱要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小舞看出我们知道了这件事,不然她会崩溃,她不是来寻求可怜和同情,她只是想在手术前见你一次,在地铁站等她的应该是她的父母。我已经告诉了光酱有任何我们能提供帮助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们。”


“……”


樱井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想起那个还如此年轻,还正处于美好年华的少女,他想起在札幌的时候,她对他说希望有机会能看到你那位很受欢迎的爱人,他想起刚才在地铁站,她不顾周围人的眼光对他大喊一定要幸福下去。


她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女孩,而他不仅不能回报给她任何的感情,连对于她生病了这件事,都无法亲口给予一句关心。


樱井翔抱紧了怀里的二宫和也,吻了吻他的额头。


世界上有这么多无能为力无可奈何,而他此时此刻还能抱着自己的爱人,有的事情,真的就不需要再去纠结计较。


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二宫和也就先开口了。


“表哥,我以后不会再跟你吵架了。”他的声音轻轻的。


“为什么?”


“一想到这个世界上有像小舞这样的人用尽全力爱着你,就觉得自己任性起来的样子真的很讨厌。”


樱井翔笑了一下说:“但是小和只在我面前任性的样子,我却很喜欢。”


 


那天晚上他们坐在阳台上边喝酒边聊了很长时间,二宫和也说他之所以后来决定不参加婚礼是因为得知樱井太太不参加了。


二宫和也觉得这应该是他的原因,毕竟现在就要樱井太太在这种公共场合面对他们一起出现的画面实在是强人所难,她没有直接冲到纽约来让他离开就已经足够尊重他了,他不能再在这种事情上要求她退步,更何况比较起来,本来就是樱井太太和小原的关系更亲近。


“我居然不知道这件事。”樱井翔听完后说道。


“我姐告诉我的,我也没问她怎么知道,我觉得她就是怕我到时候去了婚礼才知道会更尴尬。我没跟你商量就先告诉了小原是害怕稍微晚了一点他们又要重新安排宾客的位置,已经给别人添了不少的麻烦了。”


“是我之前没有考虑周到。我是觉得既然已经告诉了她,既然我们三个人都无法和对方断绝关系,那么我们一起和她见面是迟早的事情,而且这次婚礼也不是你刻意要去,是小原主动邀请的。”


“慢慢来吧,我不着急的。”


“我也不着急,我只是不想你伤心,也不想她伤心。”


“我不会伤心的,我天天都和你在一起,有什么好伤心的,倒是她,肯定很多时候都很伤心。”


“慢慢来,这次回去参加婚礼如果她愿意的话我再和她好好谈一谈。”


“我姐一直在对我说要我冬天的时候告诉我妈,因为我妈冬天心情比较好……我就说那就更不能选在冬天了,破坏我妈好心情这个罪责我可担不起,还不如选在她心情本来就不好的时候。”


樱井翔笑了起来说你姐肯定又要骂你强词夺理了。


二宫和也吐了吐舌头说:“她每次没办法好好反驳我的时候就只知道骂我强词夺理。”


樱井翔看向夜空,今晚的月亮很圆。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对面公寓大楼里还有好几层都亮着灯。


二宫和也突然站了起来,趴在栏杆上说:“我好像听见了猫叫声,啊果然有一只猫!”


“不会是老板那只吧。”樱井翔走了过来。


“不是,是黑猫。”


两个人靠在一起看着猫跑来跑去似乎是在抓老鼠。


“不着急。”樱井翔握住他的手说道:“慢慢来就好。”


二宫和也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却很柔和。


 


人生最奇妙的地方就在于没有办法像多拉马一样等编剧演员准备好了再开始发展剧情,最终让二宫和也像母亲坦白一切的契机不是冬天和心情,而是母亲因为连续几天晚上梦见他高烧不退,执意要来纽约看他。


如果是在以前,二宫和也第一个想到的办法绝对是重新整理一遍房子,不让母亲看出来情侣同居的痕迹,反正她也只待几天,但现在的二宫和也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思考就订了周末回日本的机票。


星期一的时候他没能按时回上班,艾伦还打电话问樱井翔怎么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发信息给他也不回。


樱井翔让他放心,说nino没什么事就是回了趟老家。


这几天他都没有主动和二宫和也联系,他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需要询问也不需要关心,只需要自己独自去面对这一切,因为这是除了自己任何人都无法解决的事情。


第二个星期,二宫和也终于回来了,一进门倒头就睡,樱井翔给他脱了鞋子和衣服,换上睡衣的时候整个人都依然处于昏睡状态。


刚把他抱上床盖好被子樱井翔就收到了二宫和也的母亲发给他的邮件。


没有长篇大论,只有很短的两段话。


 


他小的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生病发烧,大学还没读完又出了车祸,后来打球受伤,在医院里昏迷不醒,让我一度以为我就要失去他了,那种恐惧的心情我今生都不愿意再经历第二次。所以无论有多么不能理解,有多么难以承受,我都不愿意失去他,不愿意他活在痛苦和煎熬里。


希望你能善待他,也希望你能善待自己。


 


天气逐渐热起来的时候,樱井翔回日本参加小原的婚礼。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丽子,是看起来很可爱很文静的姑娘。让樱井翔不由得想起小原给他讲述在大阪的浪漫相遇还是有人偷了小原的手机,丽子一路狂奔追了两条街抓住了小偷,后来才知道丽子从初中起就是田径社的。


前面的气氛还比较欢乐,到小原说誓词的时候很多人都开始抹眼泪,其中居然还包括樱井太太,哭得比谁都厉害。


樱井翔拿出纸巾递给母亲。


樱井太太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她自己手里就有纸巾,但还是接了过来,擦了擦眼泪。


 


婚礼结束后刚回到家里,小修就抱着课本要樱井翔给他补习英语。


这哪里是想要补习英语,明眼人都知道他是要抓紧机会和时间跟他哥聊学姐的事情。


樱井翔看向了母亲,樱井太太没有什么表情地说一会儿要把重新写的英语作文拿给我看哦。


“没问题!”小修兴高采烈地拉着樱井翔上了楼。


直到临近回美国的日子,母亲都没有要和樱井翔再好好谈谈的意思,樱井翔也没有刻意提起过相关话题,他知道这是一件需要花很多时间精力和感情才能解决的事情,而此刻的他应该对现状感到庆幸和知足,不应该奢求太多。


 


这次休假的最后两天樱井翔坐车去了茨城,他之前有给二宫和也的妈妈发邮件询问自己能否前来拜访,因为一直没有得到回复樱井翔以为被拒绝了,还是姐姐告诉他这其实是默认的意思。


看着窗外的风景樱井翔想起十八岁那年的夏天,他和家人坐在前往茨城的车上时,他心里还有些烦躁和不甘愿,因为本来和小原约好了要去别的地方,那个时候的他不会想到,再过一会儿他就会遇见改变他一生的人。


下车后樱井翔打开姐姐发给他的地址,二宫家搬过一次。


樱井翔没有急着走,而是先去了另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他十八岁以后再也没有去过,却清晰明了地记得每一条路线,即使是在过了这么多年后,依然能够轻而易举地找到。


那是他和二宫和也相遇的地方。


虽然现在已经是完全陌生的人居住在那里,但樱井翔一看到记忆中的房子,就仿佛还能感受到十八岁那年,自己感受过的点点滴滴。


樱井翔穿过田野,走到海边,他记得他曾经为了让二宫和也下海游泳假装溺水,他记得二宫和也毫不犹豫地跳下来救他,他记得那天傍晚他背着他慢悠悠地走回家时两个人黏在一起的影子。


海风吹过,有卷起的浪花迎面扑来。


樱井翔拿出手机拨打了二宫和也的电话。


二宫和也和艾伦在外面喝酒,他走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说你居然还记得路?


“当然记得,我马上就要去见你妈妈了,真的不需要带礼物吗?我觉得很失礼。”


“别带,我怕她用礼物打你。”


“……不会吧,那我买柔软型的礼物好了。”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真的别带,相信我。”


“好吧,你还是早点回去睡觉,别又熬夜。”


“知道了,啊对了我刚才在ins上看小原婚礼的照片,居然这么多人都哭了,我还看到了你。”


“是吗,怎么样?”


“你吗?不怎么样,照片没拍好。”


“……你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你呢,参加完大亲友这么感天动地的婚礼得出了什么结论?”


“我得出的结论是……”


樱井翔看着湛蓝的海水和湛蓝的天空,扬起嘴角说:“二宫和也先生,我以上帝的名义,郑重发誓,要让你和我相守直至生命的尽头,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


电话那边没有了回应。


“你不会是感动哭了吧?”


“你觉得可能吗,我只是震惊你背得这么熟练。”


“小修还抄写了下来,贴在了他房间的墙上,我觉得我妈看到肯定要崩溃。”


“哈哈哈,你快去吧,我准备回家了。”


“好。”


快要挂电话的时候二宫和也又叫了一声表哥。


“嗯?”


有人突然放起了音乐,还是摇滚,周围的环境一下子又变得嘈杂了起来,但樱井翔还是在鼓点声中听到了二宫和也说出口的话。


他说表哥。


我愿意。


 


有一件事情樱井翔一直忘了说,二宫和也也没有问,所以樱井翔觉得他应该是知道的。


三支蓝玫瑰的花语是,你是我最深的爱恋,希望永远铭记我们这段美丽的爱情故事。


 


                                               end

评论

热度(709)